青春里最后一次漫长的告别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06-10 00:08:02 来源:经典美文网

  2013年的秋天,天津与曹州之间的绿皮火车1411/1412要停运了,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很感慨,毕竟上大学那时候都是坐着这趟火车来去,在上面耗费了四年的光阴。虽说毕业这么多年了,也没做出什么成绩来,但对于承载自己青春的物事总有些舍不得。

  于是,我决定趁它还没停运之前,再去坐最后一次。

  我当时正混在北京,便坐着城际列车到了天津,然后在候车室里等了两个小时,如愿以偿地登上了这趟缓慢的绿皮火车。它出站的时候,旁边正有一列和谐号呼啸而过,从窗户里看上去就像一道白色的闪电,而1411却还不紧不慢地哐当着,让我感觉时间几乎都停滞了。

  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年轻时的我竟然可以忍受这种速度,像乌龟一样,把我的青春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

  许久不见,1411还是老样子,墨绿色的座椅上斑斑驳驳,有的地方还掉了皮,顶壁上的电风扇“嘎吱嘎吱”的摇摆着,吃力得像抱着大姑娘上炕的老头。也许它真的迎来了自己告别的时代,车上零零星星地没有几个人,连卖食品的小推车也懒得出来了,所以显得格外的萧条。我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一会儿,就发现在我右前方三点钟方向坐着一个孤零零的姑娘,她扎着一条马尾辫,以手托腮,看着窗外的风景。阳光从斜着的方向照过来,使她的脸看上去白皙得像纸一样。我在心里暗道:哦,纸姑娘。

  车上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我决定去搭个讪。

  我走过去,佯装随意地问:“这有人坐吗?”

  纸姑娘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摇了摇头。

  我坐在了她的对面,能更加清楚的看到她娇俏的五官与白皙的皮肤,甚至都能闻得到她随风飘来的洗发香波的味道。我正要找个什么话题切入进去,她忽然把手探出窗外,指着火车正在掠过的一座座凸起的山包,问:“你看,那像什么?”

  这个比喻一定要巧妙,要不然过会儿——说不定就没有过会儿了。我沉思了一下,说:“像屁股。”

  “哈哈哈……”果然,她笑了起来,眼睛里有阳光在流动。

  屁股成功的成为了我的开门砖,我们正式进入了聊天模式。她看着我摇了摇头,“你不像是坐这趟火车的人。”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你看——”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车厢里零零散散坐着的多是一些大叔大婶大爷大妈级别的人,还有几个懒散的民工歪在座位上打盹酣睡。纸姑娘说:“能看得出来,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是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

  我笑道:“我只是一个生存在城市里的人。坐这趟车,只是为了怀念一下过去。”

  “是吗?”她眼睛里盛满了笑意,“我也是的啊。”

  “哦,这么巧?”

  “嗯,”她点了点头,“我谈的第一次恋爱,就是在这趟火车上分的手。”

  2

  纸姑娘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大约是十七岁,那时,她还上着高中,但还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爱河。处在青春期的小伙子总是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能让人怦然心动。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暂且叫他A君。

  A君没什么正式工作,喜欢抽烟喝酒打扑克,但身上却有着属于青年人特有的正义感和自尊心,坏也坏的理直气壮,可谓是邪气凛然,纸姑娘就喜欢他这一点。她当时要上晚自习,A君就骑着一辆自行车,每天晚上在学校门口接她回去,雷打不动。有一次下起了暴雨,马路上积水十几公分,下水道都堵了排不出去,维修工人把古力盖子拉开做检修,晚上还没来得及放回去,结果就出事了。A君晚上骑着自行车看不清路,一下栽了进去,也不知道伤到了哪里,疼得差点晕过去。纸姑娘下了晚自习出校门的时候,看到衣服都破了的A君推着前轮变形的自行车在等他,身上好几道口子在往外流血,脚底下都汇了一滩。纸姑娘一下就傻了,A君笑着说:“我害怕我不来,你再担心我。”

  谈恋爱并没有影响纸姑娘的学习,高考以后,她被北京的一所大学录取了。纸姑娘很高兴,A君更高兴,晚上领着她去夜市喝啤酒庆祝。纸姑娘从来没喝过啤酒,两杯下肚后,脸蛋变得红通通的,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好看,然后隔壁桌上就有两个男人冲着她吹口哨。

  其实在北方,对着女孩吹口哨是一种比较普遍的流氓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那要看谁,A君眼里就容不得沙子,当下就跟隔壁桌吵了起来,然后动起了手。A君也是混子出身,打起架来毫不含糊,没两下就让那两个男人吃了苦头。两个男人见状不对,丢下了一句“你等着”,然后就跑了出去。

上一篇:承认吧,你只是个炮友


下一篇:五大高僧,他们也曾刻骨铭心地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