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旧爱,我只能祈祷来生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01-13 14:48:25 来源:经典美文网

  导言:曾经有过的,无奈抵不过时间和空间造成的差距,无论是牵挂,还是痛苦,都将会丰富人生记忆,炼就一生的平和,学会珍惜,变得更加稳健和成熟,即便再见面,我只能祈祷来生

  文/天山来客

  项梅,是我中学时候的同学,读高中的那年她转学到城里念了。那时,十四、五岁的她,学习成绩好,人也长得水灵,好看。初中的时候,我曾暗恋过她。

  去年腊月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朋友邀我去舞厅消遣,在舞厅的门口碰到了她。老同学多年不见,我反客为主,略尽地主之宜,便要了一个包房,盛情地邀请项梅和朋友一起到包房里唱歌、聊天。 进了包房,我把项梅介绍给朋友后,大家便并排坐在沙发上。我和项梅紧挨着坐在沙发的中间。

  项梅告诉我,在舞厅门口她并不认识我,要不是表妹告诉她,更不敢向我打招呼了。说完便亲切地握着身边的那个女人手。“哦,她就是你表妹呀!有一点面熟。”我对项梅说。那女人礼貌地朝我点头微笑。

  项梅接着说“今晚见到你我真没有想到。我从初中转学那年起我们就没有见过面。”“是呀。”我点头赞同。“后来我听说你考上了军校,我还叫我哥哥和表妹先后打听过你的消息,我才知道你在外地工作。几年后我表妹告诉我,你在家乡谈了女朋友就调到本地工作了。所以也就一直没有跟你联系。”“那时,我也打听过你的消息,听说你考上了省内的一所学校,常常想着你。有一次回家过年,我还特意到你家去过一回,你家的人告诉我,你到城里表姑家去拜年了。那次没有见到你,我心里感到失落得很。”

  这时,舞厅服务小姐端来了果盘、咖啡和茶水。我给项梅加了一块冰糖,不停地在她咖啡杯子里搅拌着。几个朋友坐在一旁,悠闲自在地抽着香烟,一边欣赏着美妙动听的音乐,一边漫不经心地听我和项梅聊天。

  “是啊,见到你我也感到很高兴。你的模样还真的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体态丰满了一些,你还是那样水灵,好看。”我从心里赞美着她。

  这时,坐在我左边的朋友,递给我一根香烟,他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喂,朋友,你可不要重色轻友哟。”我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地揪了一把,痛得他直号叫。他那夸张的叫声,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包房内的气氛也立刻活跃起来了。

  “哎,你喜欢唱什么歌,我来帮你点。”一位朋友隔着茶几对项梅说。说罢,他随手把音响的声音调得很大。项梅很平静地说:“你们唱吧,这里面烟味太重,我想出去透透气。”看到项梅忧郁的样子,我猜她一定有很重的心思。

  “我们出去跳舞吧。”为缓解尴尬的场面,也为不冷落项梅,我笑着邀请她。项梅说她的舞跳得不好,但还是很乐意地接受了我的邀请。

  大厅里灯光灰暗得很,茶座上分散地坐着二、三个没有女伴的男子,舞池里人挨着人,拥挤得很。一首萨克斯的曲子《回家》正在播放着,一对对男女在昏暗的旋转的灯光下相拥,踩着那优美的旋律跳着五花八门的舞步。

  我和项梅步入了舞池,在池中温馨地跳着华尔兹,那感觉很自然、很合拍,也很舒畅。

  “你现在哪里工作啊?过得还好吧。”我们边跳边聊着。项梅慢慢地放慢了舞步,至少要比舞曲慢了半拍,我从她的背后轻轻地给她一个暗示,还是被我前面的人给撞了一下。

  项梅告诉我说:“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省内Q县城关小学当了一名小学老师。这些年,我在工作上倒是很顺心的,可是在婚姻上我是一个失败的女人。”

  她在我的背后给了我一个暗示,我们立即穿过了拥挤人群。她接着说:“念大学的时候,看到同学成双成对地出入校园,我心里真的好羡慕。那时,学生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有好几个大学生为此被学校处分过,有的还被学校除了名。我生来胆子小,我也常常告诫自己,农村的孩子有幸考上大学,应该好好珍惜,一定不能在男女问题上犯上错误。只有在脑海里常常虚构着自己未来爱人的形象。我本想将来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找一个文凭相当,在城里工作,德才兼备的同学建立一个家庭。当时,我认为自己的择配偶标准并不算太苛刻。那个幻想虽然十分美好,但往往不切实际。我一直坚守着这条标准,因而使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错过良缘。”

  这时,大厅里播放的舞曲进入尾声,我和项梅返回到包房。包房里正在热闹着呢,一个朋友和项梅的表妹正在表演《知心爱人》。包房内不时地响起阵阵掌声。

上一篇:男人为女人花钱,爱有多深?


下一篇:见面了,还叫网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