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爱丽丝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01-13 13:49:39 来源:经典美文网

  每一个女孩生命中是不是都会有这样的另一个女孩存在?她如同另一个你,使你的生命变的完整。

  1.

  三月,春暖花开,微风轻轻的拂面而过。苏小沫终于在离开五年后再一次回到这里,她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最终选择了离开,去别的城市继续学业甚至工作。有些人因为无法遗忘一座城市里的一个人,而选择离开一座城市,以此来摆脱掉自己关于这座城市的记忆,苏小沫也一样,她为了忘记沈柯离开这里,但是依旧无法泯灭掉这座城市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

  《天鹅湖》的公演结束后,她接受了苏浅浅的邀请回到这里。下个月,浅浅将要嫁给景安。她们少时承诺彼此,她们会再彼此的婚礼上扮演伴娘的角色,如今她回到这里兑现这个承诺。

  她去医院看望沈柯。在病房门口碰见沈老师,沈老师的头发白了不少,她的心里有了一丝丝的愧疚,离开这么久,她很少打电话给沈老师,也没有来看过她。

  “沈老师,我回来了。”她看着沈老师憔悴的面庞没了言语。沈柯外出写生,跌下山崖,被找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险险保住了性命,却一直昏迷不信。沈老师也因此憔悴了不少。她亦没有想到再次见到沈柯时,他会躺在病床上,她站在床边看着沈柯被纱布裹着的脸,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沈老师去找主治医生商量沈柯的后续治疗,把她留在了病房里。床头花瓶里的马蹄莲都枯掉了,她把马蹄莲拿出来换上自己带来的百合,又去洗手间填上水。做完这一切,她搬了凳子坐在病床旁边,安静的看着沈柯。十七岁时遇见,第一次他被人追,躲进舞蹈室多亏了浅浅帮忙,赶走了景安。第二次她在楼下等他,他从楼梯口出来的时候阳光刚好照在他的身上,那一刻彷佛天地间所有的灵秀都放在了他的身上。直到后来她不信他,她以为他爱的是浅浅。好像真的是她先放弃了他。

  这样生动的一个人如今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机,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还爱沈柯,但是她看着他苍白的脸心里有一点点的怜惜。他这样她觉得痛。

  她离开医院之后去了南中。五年前她在这里认识了浅浅,遇见了沈柯。她从学校里那一排一排整齐的香樟树下走过,影子被夕阳拉的好长好长。她推开舞蹈室的门,里面有学生正在练习舞蹈,有一个学生认出了她,央她给她们签名。她看着一张张生动的笑脸,点头答应。她在恍惚间看到十七岁时的自己穿着练功服站在镜子前练习,她的旁边站着的永远是那个有些温柔有些冷漠的苏浅浅。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父亲和母亲一直等着自己回家,菜也被反复加热。她忽然觉得懊恼,这些年,她似乎对不起很多人。眼眶有一丝丝酸涩的感觉,她用力的眨眨眼睛拉开椅子坐下。看着桌子上丰盛的菜肴再一次红了眼眶。

  2.

  四月的一个清晨,沈柯醒了过来。她接到沈老师的电话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院。在医院的走廊里,她遇见了和景安一同来看望沈柯的浅浅,于是三个人一起往沈柯的病房去了。

  她伸手推开门,让过浅浅和景安再转身将门关好,而这短短的一瞬间沈柯尽然从床上起来拉过浅浅的手将她揽进了怀里,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因此陷入了惊愕之中。她从景安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丝的不悦,景安要拉回浅浅的手也在沈老师哀求的目光里无力的垂了下来。她就那样站在门边不知道是要走过去还是拉开门走出去,她觉得自己忽然掉进了黑暗的深渊,无法找到出路。

  “浅浅,不要离开我,我觉得我好像很久都没有见到你,我真的好想你。”沈柯紧紧的抱着浅浅,浅浅脸上痛苦的表情和不情愿完全被沈柯忽略,他只想抱着他,好像一松手浅浅就会离他而去。似乎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沈柯附在浅浅的耳边说道。

  “沈柯,苏浅浅是我的未婚妻请你放尊重一点。”景安一把拉过浅浅,一脸心疼的模样。

  “你是谁?为什么说浅浅是你的未婚妻?”沈柯不明所以的一句话让充满了苏打水味道的病房再一次陷入了寂静。沈老师请医生给沈柯打了镇定剂,为他窝好被子,抬头示意三个人跟她一起出去。

  “沈老师,沈柯他怎么了?”本来还对沈柯刚刚的行为深表不愤的景安开口问到。

  “医生说沈柯的头部受到重创,可能会失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似乎只是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景安,你不要怪沈柯。”她站在浅浅身边听着沈老师的话,忽然间觉得冷。浅浅握着她的手,一丝丝的温暖从手心慢慢的晕染开来。她看看一脸憔悴的沈老师又转过头去看着浅浅,如今沈柯记得人是她而不是自己。她抽出自己的手,那一丝丝的温暖一瞬间消逝无踪,她转过头犹豫了一下迈出了步子。

  风从耳边轻轻的拂过,她闻到槐花奢靡浓郁的香气。

上一篇:记忆微光里的小小少年


下一篇:细之末劫,尘埃里开出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