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美丽哀愁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19-12-06 21:44:47 来源:经典美文网

中秋节那天,军给远在遵义的妈妈打了一个长途电话,通话快两小时了还没说完。说些什么呢?也没说些什么,我谓之妈妈的美丽哀愁。

 

妈妈的美丽哀愁从何而来?这个龙门阵摆起来有点长,得从八年前说起。

 

2010年秋天,我和军长达十二年的“爱情马拉松”受到了严峻的考验,他还在福建服役,而我一直在深圳工作。随着儿子崴崴的出生,这种“距离产生美”的生活即将会变成“距离产生更远的距离”。军的转业报告已经提交了两年,却迟迟未批准,我们只有耐心等待。

 

最现实的问题不是军何时转业,而是眼看军的探亲假即满,谁来帮我们带崴崴呢?只怪我的父母运气太好了,一年同时得了三只“小老虎”,弟弟的女儿只比崴崴大几个月,妹妹的儿子也是同年出生,俩老没空帮我带孩子。如果我辞职回家自己带娃,军一个人的工资很难支撑我们在深圳的日常开销,仅房子月供就够呛。再说了,我也不可能背着娃娃去上班。

 

这时,我们俩只有向远在贵州大山的父母伸出了求援之手。

 

军坐在阳台上给爸妈打了很长的电话,委婉地提出了我们的想法,想让他们俩老来深圳帮我们带娃。爸爸一口就答应了,妈妈却不愿意来。为什么?因为她在道真仡佬族的寨子里生活了50多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块土生土长的地方,加上她没上过学,怕到大城市迷路,最重要的是家里有五、六只小猪崽没人照看。

 

其实,我也很忐忑。虽说我和军感情基础比较好,结婚的时候我们可是有“约法三章”的,其中一条就是结婚以后我不会跟着他回道真仡佬族生活,这就意味着他不能转业回老家,要么转业到驻地福建,要么转业到深圳。

 

因为我父母舍不得我这个在鱼米之乡长大的“小棉袄”嫁到贵州高原的大山里生活,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军不在身边的日子,我和从来没有一起生活过的公公婆婆共同带孩子,会相处融洽吗?不知是谁说过,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无条件地爱你的是你的父母和祖父母。

 

为了可爱的崴崴,我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军回部队以后,如果我和爸妈一起生活,一切困难我都可以克服。

 

军连续几个晚上按时给妈妈打电话做思想工作,还是没有突破妈妈的思想防线。每天煲2个多小时电话粥,米还是生的!我这个“辣妹子”的辣劲儿就上来了,我就跟军说,告诉妈妈这是我说的:

 

第一,喂猪儿很重要,带娃娃更重要,娃娃可是你的头孙哟;

 

第二,如果爸妈不一起来带崴崴,明天我就去派出所把崴崴的姓改成我的,仡佬族改成汉族。

 

其实,我也就故意这么一说。这一招还真灵,妈妈一听,居然二话不说地就答应了。

 

军不在身边的日子,我和爸妈共同生活了三年。这三年,我和爸妈分工合作,爸爸负责带崴崴外出玩耍,妈妈负责买菜做饭,下班和周末崴崴就交给我,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崴崴长得虎头虎脑,挺招人爱的。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也碰撞出了许多有趣的火花。

 

妈妈感情细腻,记忆力强,喜欢摆龙门阵,爱看新闻联播;爸爸纳言寡语,喜欢吃糊辣椒,抽叶子烟,喝高度酒,只看武打功夫片。妈妈不爱追连续剧却喜欢看新闻联播,这让我感到有点意外,就问她这是为什么?妈妈说看新闻联播可以淘到很多字。我这才明白,原来妈妈热爱学习。可能是幼年没有得到受教育的机会,妈妈饱受不识字的痛苦,所以妈妈才会拼命地送子女读书。

 

军能够从贵州大山的皱褶里走出来,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与妈妈坚定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妈妈告诉我,军读高三的时候,爸爸做农活不小心把腿摔断了,只能静卧在家休养。高考的时候正是农忙季节,爸爸主张让军回家帮忙干农活,妈妈东挪西凑偷偷给军20元钱,让他坐车去参加考试。

 

如果不是妈妈的坚持,军可能就与军校失之交臂,也就不会与我相识了。所以,我觉得妈妈虽然没有上过一天学,但是她还是很有远见的。爸爸虽然上过小学,记忆力,表达能力都不如妈妈,爸爸也乐得大小事务都由妈妈说了算,所以这也进一步确定了妈妈在家“绝对女王”的地位。

 

妈妈万事力求完美,但是大都市的生活节奏,湘贵两地的文化冲突,两代人不同的观念,时刻都在撞击着妈妈的心灵领地,她有太多的不习惯。不习惯没有人陪她摆龙门阵,不习惯南方潮湿的天气,不习惯大都市人情味儿冷淡……慢慢地,她变得郁郁寡欢,老是说胸口闷,头疼。

 

上一篇: 一场相思,几世相忘


下一篇: 天涯犹在,不诉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