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琅珰儿响+夏诗卉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0-05-22 04:43:03 来源:经典美文网

琅珰儿响

文/夏诗卉

大概是在一九七二年的夏天,故事的主人公已经记不清是几月份了,只记得那个时候天热的要死,出去走一圈回来衣服可以拧出小半盆子水。

春凤年轻的时候还是蛮有韵味的。一般来说农村里下地干活的姑娘是比不出个皮肤黑白的,这样的条件下,男人反而都喜欢那些身材圆润干活麻利的小婆娘。这时,春风的优点就全部凸显出来了:圆脸粗胳膊丰臀大脚丫,一副标准的农村姑娘长相。再加之她心灵手巧,什么纳鞋底啦,绣钱包啦,几乎样样手艺活她都会一点,所以时常引的邻里姑娘拜访学艺。这样说来,她的人缘也是顶好的。

一家姑娘十家郎。夏日里干活,没做多久便像淋了一场大雨,衣服顺从地贴在身上,此时年轻女子的身材便很好地凸显出来。坐在堤上休息时,总有人有一眼没一眼地偷着看。休息没多久身边就多出一些爱慕者送来的“贡品”:红薯米粑大叶茶。送的最多还是火炕粑,那个时候每家都不富裕,就算是大麦茶也是一种奢侈品,家里稍富裕一点的,会在茶里放醋加糖。

在众多偷窥者中,春凤最中意的是那个送米粑的后生。每次送吃食,他都是最后一个。看别人都送了,聊完天,他才揣着软粑粑慢悠悠地来,也不和她聊两句天,米粑一放下就转头走了。他的影仿佛勾中春凤的魂似的,也不知道做活了,跟着他的脚步,心一下一下跳。

一开始春凤也不晓得自己为何对他这么上心,她假装不经意地问邻家同她岁数相仿却早已抱上男伢的娇子。

“最近我总是一看到个人心里就像蝗虫蹦。”

“你怕是做了什么坏事吧?”

“我也不晓得是不是坏事。看不到他我的心又像被虾子夹。”

“听你这么说,是个男人吧?”

春凤不做声,表示默认。

“我和你大顺哥认得的时候也是像你一样,一天看不见心里就不舒服。你也到年纪了,该讲亲生伢了。你要是不好意思,你把他名字告诉我,我去帮你说媒。”

“嗯……还是算了……人家以后是要去县里当先生的……”

后面的话娇子并没有听见——她的伢哭了,她熟练地解开衣服给虎头喂奶。

“听姐姐一句话,好男人不止你一个人盯着,还有其他人盯着,你再不下手只怕别个抢了只有你哭的份。”

娇子说的没错。的确还有一个人对她的心上人有意,是他的邻居冬梅。冬梅似乎对想明很上心。对了,他的心上人叫想明,一想到这个名字春凤的脸上就飞起一道红霞。

冬梅很会做菜,什么食材在她手里一过就能变得与众不同,就连难吃的糠草经她的手都能有滋有味。春凤去过她家一次——是被她姆妈邀过去的,哪有人愿意和情敌碰面呢?不过即便自己对冬梅有成见,春凤也不得不承认她做的饭的确美味。

“想明可从来没有给她送过米粑。”这么一想,春凤又笑起来,脚下的步子也轻了。

想明的成绩一直很好,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名列前茅,是东马坊为数不多的读过高中的人,不像春凤只念过小学。春凤钦佩他的才华。可惜现在不兴考大学,春凤心想,不然想明肯定能读大学。

时间一久,春凤憋不住了。

想想娇子说的话,咬咬牙终于逮着想明送米粑的当口找他搭话了。

“你给我送米粑搞么斯?”

“啊?”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想明的手猛地一哆嗦,差点没把吃食掉了。“你不喜欢?”

春凤咬着嘴唇,脸上腾起一片火烧云,手指把衣服绞得紧紧的。

想明也憋着一肚子疑问,以为春凤嫌弃自己送的吃食,默默收回,准备离开。

“哎……你等等!”春凤见想明要走,一把抢过米粑。“谁……谁说我不要了。”

“那——我明天还送来。”想明将手揣进兜里急匆匆地走了。

“刚刚她抢米粑的时候碰到我的手了”待走远,想明才敢偷偷地回头看一看身后吃得正香的少女。指头接触过的地方仿佛还存有她的余温,想明小心翼翼地把手揣进口袋。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春凤的呢?

那天秋梅新得了一件鞋底样子拿与他看,言语中他只注意到“春凤”二字。似乎前两天姆妈也从她那里得了一个花样新颖的钱包,欢喜的不得了。在此之前想明对春凤的印象只存在于庄稼里忙前忙后的模糊身影以及田野间两个上下跳动的麻花辫子。

上一篇: 冬雪翩翩,静待生命花开


下一篇: 一簑烟雨任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