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龙:忧伤,和一只猫有关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19-11-11 19:20:37 来源:经典美文网

奥华,是在盐官开超市的时候养的一只猫的名字。送我们猫的朋友家里有两只猫,老大叫奥华,老二叫运华。奥华送我们养,运华留家里。猫的命运往往就这样子,本是一娘生,个个命不同。有的入了好人家,每每大鱼大肉;有的嫁入寒门,顿顿难以裹腹,要靠自己辛苦觅食。其实,人的命运,何尝不是呢。

 

奥华是一只很懒的乖猫。超市在马路边,奥华最远,就是站在超市门口的高台子上,和马路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常常蹲着好奇地看路边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倘若有人走近,就飞快地窜入超市。超市收银台跟前的冰柜,是奥华最喜欢卧的地方。吃饱了,玩够了,奥华就会跳到冰柜上,有时候很好奇地打量超市里面来来往往的人,用它自己的猫眼看这奇怪的人的世界;有时候就闭着眼睛,呼噜呼噜地念经。雪白雪白的毛,油光锃亮的,卧着的姿态,对称而协调,常常让进来买完货付钱的人,大意地误以为是只瓷猫。

 

因为模样可爱,伶俐乖巧,奥华在家里,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宠物。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儿子女儿,每天一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奥华抱在怀里,又摸又惯。超市的服务员,来来回回换了好几茬,但没有一个不喜欢奥华的。

 

奥华也常常会独自卧在超市落地窗边最底层的货架上,看窗外来来去去的各种热闹,或者静静地思考猫生。奥华卧着的那一片地方,阳光恰好能满满地照着。也许,在奥华的心目中,也是一小片世外桃源。

 

奥华非常爱干净,也非常灵性,许多动作从容优雅,很像猫里面的贵族。它的身上仿佛有种让人怎么疼爱都不够的娇媚。

 

奥华来的第三年,我们的超市不开了。转到县城里,开了画廊。临走时很多东西都低价处理或者送人了。唯独奥华,随我们一起到了县城。在我们所有人的心里,奥华已经成为家庭成员的一个了。

 

可是,也许适应不了新的环境,奥华突然变得很急躁不安,眼睛里看起来充满惶恐。对什么都充满警惕,稍有响动,就逃到画廊的地下室,叫也叫不出来。过了一段时间,感觉虽然有点适应了,但终归没有在盐官时候的喜玩好动。

 

直到有一天下午回家,老婆对我说,奥华不见了。到处找,都没有找到。晚上,我们甚至没有关画廊的门。一家人心里都期待着,奥华会在夜里悄悄回来。等我们醒来发觉时,已经打着呼噜卧在我们脚下,或者枕头旁边。晚上,一有动静,我和老婆就会披衣而起,几乎每一次都会异口同声说,奥华来了,于是下楼去看。然而,每一次都失望而归。就这样,一连四五天,奥华,终究没有回来。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只要听见猫叫,总觉得是奥华,只要看见有些长得像的猫,就“奥华,奥华”地叫,却一个也不是。但愿奥华是找到它生命中的另外一只,它们两个弃我们而去,相亲相爱,在我们找不到的地方,恩恩爱爱过一生罢!

 

无论怎样,奥华,是再也不会回到我们身边了!我们缘分已尽,那一走,了无音讯,再也不见!

 

今天晚上,在无意间翻阅的时候,突然的一个熟悉的模样,一瞬间创入我的眼睑。有如一枚锋利的箭,不可遏止地击中我的心。那红红的鼻子,那雪白的猫,似乎裹着那温柔的“喵喵”,撒着欢儿朝我扑面而来!

 

你这可爱的带给我们全家人许多欢乐的精灵!曾经妩媚的,调皮的,困惑的,撒娇的,慵懒的种种神态举动,一瞬间铺满了脑海。想起它毛茸茸的爪爪,想起它毛刺刺的舌头,想起它干坏事时那偷偷的坏……想起它种种的好与可爱!一时间心里都塞塞地堵的难受!

 

它的爱是那么干净,仿佛一只小船,在我们的目光的注视中,在这污浊的人海里无害通过。似乎无缘端地得来,又无缘由地失去。它用带给了我们那么多快乐时光,而我们竟然不知道,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以至于让我们偶尔想起的时候,会一直地使劲追索奥华在我们每个人记忆中的影迹。这种情愫,虽然无法透过时空触摸,却一直在心底缱绻。

 

我常常想,它或许是在一个遥远的我们不能发现的地方,依然爱着我们呢。

 

就像我们对于它的爱一样,那么爱,那么爱,从来没有离开……

上一篇: 孤独的痴


下一篇: 张秀芬||此刻,我的眼里噙满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