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就那样安静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06-11 01:07:40 来源:经典美文网

  很多的清晨,听着窗外叽喳的鸟叫声醒来,我会在心里附和着低呤浅唱,觉着自己的这份心情很重要,是否明确今天可以快乐和不快乐,耳朵里传送的声音脆脆的、暖暖的,我时常会对任何感兴趣的事物充满好奇,所以,一直不愿意安静下来,一安静下来,我就会琢磨一些寂寞和伤痛。是不是我向来都有点愚钝,心里总是纠缠着一份清愁,在长长的心弦上一次次惊鸣。刺痛顺其自然的这份惰性,至此,不得不焦虑起自己心情时时有这样多的沦陷。

  时光像一只手,抚过的地方就再也回不去了,有人问我,如果可以选择,你愿意过什么样的时光,这个问题,谁都难以回答。就算你规划设计的再好的人生,在冗长的过程中,你就是最敏捷的捕捉,用最敏感的神经,百分百的努力加勤奋,都不会按照你的安排下进行。

  现实就像一针麻醉剂,刚拂过一层刺痛,有长出一丝如霜的凌舞。尽管,此刻的书写,我不愿意列队而来的词语都多在苦于失落,萧索的也是对岁月不停的怨弃,但生活中的现实谁也无法逃避。总在冷静的剖析过后,才知也是对我困顿的嘲笑。跨过时光如沙漏般的流转,也一次次进入心灵自省的时刻,这样的孤寂与安然,谁说是一份亏欠呢?喧哗的红尘,妖娆的欲念,难测的人心,不甘的梦想,总会在这般冷静中,体会到灵魂应唱何词,应对何言的一次次反嚼。

  大脑里常常有一堆乱麻,未形成的思考与逻辑纠葛在一起,让我也时常力不从心,故作镇静地把经年薄雾的流年一遍遍捻起,在墨色不败的词句中细细穿透,用一页又一页的飞笺,写下花开花落的雨色纷纷。长短不一的一篇篇文字在心间依次的回放,廖若晨星的精彩,验证变抚着性情的率真。经年累积走失的心情章节,字里行间都有一次又一次不一样的感受。就在这多愁善感中知道自己不具备娱乐人生的资本,只好试着在琐碎中安心于这一份平凡。失去的过程,一直有记忆伴随,有一种声音总藏在心灵深处,纠缠厮打的声音虽然听不见,都是那样的让人疼痛。偶尔的温暖、明亮,就像窗边摆放的玉兰,悄悄的绽放,我无法听见花开的声响,但我能感到无比的快乐,我想,那一定是最动听、最喜气的开放。

  穿梭在附和与理智之间,就着反复的追问,在喧嚣的俗世。痛快淋漓的体验,激荡心灵的力量,滋润着心中的歌唱得日夜清明,万千宁静,有了这份从容的心境,我才能面对生活中的许多不确定。这是一种觉悟,一种了知,因为心灵的饥渴是不可能用外部世界里的任何东西来解除的,一个人越是珍视自己的心灵感受,越容易看到外部世界的无限得失。淡去伤痛情劫带来的伤,禅去心灵的尘埃,诸般经过的这些过往,都不再嗤笑我的简单肤浅。任年华走过陈年旧迹,情不自禁的嗅着空中凛冽的一份香甜,最终懂得,风烟俱净,才是最后的归宿。

上一篇:遇见生命的阵痛


下一篇:一个人,下着雨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