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我不在眼泪里回忆你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11-23 21:55:21 来源:经典美文网

  想到你想起我,胸口一阵温热。

  _题记

  我想该用个什么方式来怀念你,毕竟你曾存在在我的生命里。

  当苏暖被白微微拉进包厢的时候,包厢里的人已经喝的差不多全歇了。白微微推搡着旁边的人好不容易挤出个小位子拉着苏暖一屁股坐下。苏暖一眼就看像正在显示屏前唱歌的人,依然是淑女屋的连衣裙,头发被发带绑起,只留颊边几根细发,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连苏暖这种自视过高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就算是妖孽也妖孽的风情万种。比起她和白微微这种天天叫嚣着自己是仙女的人实在是高档很多。

  白微微见苏暖沉默很久,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呸了一声:“就会装孙子,一张林黛玉的脸下藏着一颗王熙凤的心。”苏暖笑她怎么会把这么两个人组合在一起。正笑着唱歌的人转过身来巧目

  盼兮的看向身后的人。拿着话筒说道:“慕楚,我这首歌是为你而唱的哦。”

  慕楚这个名字通过话筒的传递一下子响透在苏暖的心里。整个世界都浮起水花,慢慢在空中融聚为那两个字。一瞬间苏暖想不起任何人的名字,只听的见脑海一阵阵魔音传起:慕楚,慕楚…

  很久以后苏暖才旁边的白微微嘶哑着嗓子吼出的话拉回现实:我靠,木子期,你跟慕楚要耍甜蜜回家耍去。跟这显摆什么呀,生怕别人不知道慕楚是你的所有物啊。”

  对面的木子期只是对着这边轻蔑的笑了笑。苏暖拉下立马就要冲过去的白微微,对着她说了一句:我是来参加生日聚会的,不是来打架的。”白微微才稍稍安定下来。

  不多时,对面的木子期的歌声响起。她唱的是《我只对你有感觉》

  其实苏暖本来是在家陪着老妈看电视的,结果在广告期间抽空给白微微打了个电话。听到那边闹哄哄的便问她在哪里。起先白微微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后来经受不住拷问才说清在参加李离的生日会。电话这端的苏暖听后便问:“李离的生日慕楚是一定要到的吧?”在确定答案后苏暖便向白微微要了地址打了车就过来了。

  其实在电话里白微微已经向她说过木子期也在这,可是苏暖还是来了。按白微微的话来说就是:明知道是脏东西也非得睁大眼睛了要看。

  是的,她睁大了眼睛来看。看到的却是比任何脏东西还要恶心人的事。

  苏暖笑着听完整首歌,反而是身边的白微微老是在报怨木子期这里跑了调那里走了音,一首歌唱下来就成了个黄梅调。说的苏暖哭笑不得。其实她知道白微微的意思,她一直转移话题企图转移苏暖的难过。可是木子期好歹也是学校歌唱大赛的亚军。再如何也肯定不如白微微说的那么不堪。苏微没有答话,只是一个劲的对着MV看。

  十二点后白微微拉着苏暖跑了出来,在过道上被刚从包厢跑出的慕楚叫住:“苏暖,就要回家了麽?要不要帮你们叫计程车?”苏暖轻声回了句不用了,就听见身边的白微微说:慕大帅哥,你还是赶紧回去陪你的木大美女吧。再迟点就小心被妒妇给活剥了。”苏暖瞪了一眼意犹未尽的白微微,说了句再见便拉着白微微快步走出KTV。

  坐在计程车上,苏暖把一边的窗户摇到最下。夜晚的风有些凉意,让她不经微微打了个寒颤。旁边的白微微似乎还没有发觉她这种状态,精力充沛的在她耳边聒噪:哎呀,苏暖,你有没有看到慕楚整场的表情,动不动就往你这瞟。连木乃伊对他唱情歌都心不在焉的。”(白微微在私底下只叫木子期为木乃伊,说只有这名字才对得上她这号人)苏暖继续望向窗外,白微微见她没有说话,继续对她说:“我说你丫的也太能忍了吧,全程摆上蒙娜姐姐的微笑。对着一蟑螂体也笑的这么勾人心魄的,你不是寒碜我麽?”这句话成功激起苏暖的斗志,对着旁边的人一阵怒吼:“白微微,你给我听好咯。姐那是友好的微笑,不是杀人的微笑。”车子左右晃动了一下,白微微撑过来讨好的说:“好嘛好嘛,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嘛。你再这样控制不住自己,咱们两就都得被司机师父弄的死于非命。”

  苏暖不再说话,闷过身看着空空荡荡的街道。建筑一闪而过,让她心里一阵恐慌。仿佛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东西都以眼前的速度飞快的溜走,一如她和慕楚的爱情。

  回到家后已经是一点钟,所有人都睡了。苏暖轻轻关上房门,走到书桌,第二层中间的抽屉放着一本笔记本。打开第一页的塑料夹层是去年情人节慕楚买的情侣尾戒。戒指里框是用转笔转出的我爱你三个字。我爱你,我爱你。苏暖默念这三个很轻易就能说出口的三个字,呆呆看着贴在本子上的大头贴。

上一篇:谁的破碎在低诉?


下一篇:不需要任何语言的等待也是一种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