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如水般的丝丝柔情和阵阵忧伤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11-23 20:54:24 来源:经典美文网

  小浅女倾诉:窗外雨潺潺,入了秋的郑州一直是阴雨绵绵。“孤影独坐,昔别犹历目,肝肠寸断时,何处结同心?”小浅不愧是中文系的毕业生,见面说话的方式也有些与众不同。看着眼前这个浅笑轻颦的女子,看着她眼中那如水般的丝丝柔情和阵阵忧伤,我想,这样纯净如百合的女子,会有怎样的爱情故事呢?时间已经过去3年了,但在我内心深处,还留有初恋男友楠的位置。也许,他只能是我这辈子的一个回忆,但在怀念他的日子里,想起我们曾经的往事,我能笑出声,也能泪流满面。24岁,我的本命年。星座书上说,我要桃花眼开要走桃花运。我笑了,在过去的24年里,我似乎没有遇见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甚至都不清楚哪种类型的男人才能够令我心神荡漾。当时,我身边的死党都是单身,大家在一个城市,经常两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所以我也没有心思去考虑爱情。但渐渐地,我对爱情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期待,但同时又感觉有那么一丝丝的害怕。

  和楠的相识似乎有些老套,我们是一个单位但不是一个部门的。第一次看见他高大的身影从我身旁经过的时候,我心中猛然一动:这个男人眼睛里的笑意是那么的温柔。随即,我又甩甩头,压抑住了自己的想法。我不自觉地想接近楠。渐渐地,我对他也有了些了解。

  我从来没有幻想过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但也许是因为彼此心的吸引,我们越走越近。我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从来没有被烫染过,楠总是从我身后抱着我,用鼻子深深嗅着我头发的味道,说这是我最美丽也最吸引他的地方。自他说过那句话后,我爱惜我的头发如同爱惜他,因为,这是他喜欢的。很快,我们的关系就在单位传得沸沸扬扬,大家似乎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把我当成了一个想攀龙附凤的女人。我不明白,难道爱情真的有阶层之分吗?楠听了这些话后逐渐沉默,而我却觉得,自己的爱情被玷污得一塌糊涂。

  我和楠继续交往着,他渐渐变得多疑,而且他的母亲在知道我的情况后特别不高兴。或许,对于楠的家庭来说,他的婚姻只是他们家庭利益的一个筹码,也就是一场交易。我们的爱情只走过了一年便夭折了。楠提出分手的那天,大雨如注,楠依旧从身后紧紧地抱着我,深深地嗅着我头发上的味道,而我早已经是泪流满面。我们彼此深情相拥,其实我们都没有错,只能算是有缘无分吧。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生命中的路人,终归是要擦肩而过的。常常有朋友问我恨不恨楠,沉默许久,我扪心自问,却发现自己一点点都不恨他。但是,如果他现在回头,我也知道自己不会再接受他了。感情的创伤只能自己慢慢治疗。于是,我从单位辞了职。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看见楠的身影,那样我会崩溃的。从分手那天起,我烫了头发,而后换了一个工作,这样,我的心境似乎也好了起来。父母忙着给我介绍对象,一次次的相亲让我眼花缭乱,但我对相亲没感觉,这种方式让我感觉自己是一件残次品。

  在新单位,在我疗伤后心境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另一个同事萧走进了我的心灵,可悲的是当时他已经有了女友。但感情一旦产生,是无法控制的,我安慰自己:反正他还没有结婚,我还有机会。萧对我也是有感觉的,但也许是他身上的责任,让他无法挣脱。我们在一起也拥有了太多太多美好的时光,萧不像楠那样喜欢从背后拥着我,他喜欢从正面拥着我,他说,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拥有我。忘不了他拉着我的手,在我手心上写“我爱你”的情景;忘不了过生日时,萧带着一帮同事为我庆祝的情景;忘不了情人节的巧克力……

  萧只说“我爱你”,却从来不给我其他的承诺。他总说,承诺说出来就要实现,可他给不了我。就这样,我们保持着地下恋人的关系,这种见不得光的感情让我的心中鲜血直流。人言寂寞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我明知和萧在一起拥有的只能是寂寞,但我依然那么傻。经过了这几年,身边的朋友也都各自有了归宿,而我还在感情的漩涡中不能自拔。当然,在这几年中,也有人追求我,但我无法欺骗自己的心,因为我不喜欢他们。也有朋友劝我,让我试着和另外的人接触一段时间再说,但我真的无法接受我不爱的人在我身边。不久前,还有一个男人醉酒后给我打来电话,声嘶力竭地说我是个太过无情的女人。我笑了,也许,我的柔情不是为了他吧。就这样,我坚守着自己这份没有承诺的爱情。觉得我很坚强吗?其实,我的心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了。纵然这一场爱恋,只是我一个人的雾中花。

上一篇:爱上清晨,爱上忧伤


下一篇:写在文字里的伤,你不懂,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