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遥远的绝响》(赵忠祥朗诵)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01-07 01:50:17 来源:经典美文网

  

余秋雨《遥远的绝响》(赵忠祥朗诵)


  【朗诵者】赵忠祥(1942-2020),出生于邢台市宁晋县,中央电视台《人与自然》主编、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赵忠祥1959年进入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北京电视台,1979年随邓小平访美期间采访过美国总统卡特,1984年起先后主持过12次央视春节联欢晚会,1981年主持北京市中学生智力竞赛,1983年在中央台主持五四蒲公英青年智力竞赛,2010年7月与朱迅搭档再次主持《动物世界》和《人与自然》。2019年10月30日,获评“70年70人·杰出演播艺术家”。2019年底,赵忠祥患鳞状细胞癌,在就医时发现癌症扩散。2020年1月16日,赵忠祥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78岁。

  

余秋雨《遥远的绝响》(赵忠祥朗诵)


  这是中国文化史上最黑暗的日子之一,居然还有太阳。

  嵇康身戴木枷,被一群兵丁,从大狱押到刑场。

  刑场在洛阳东市,路途不近。嵇康一路上神情木然而缥缈,他想起了一生中好些奇异的遭遇。

  

余秋雨《遥远的绝响》(赵忠祥朗诵)


  他想起,他也曾像阮籍一样,上山找过孙登大师,并且跟随大师不短的时间。大师平日几乎不讲话,直到嵇康临别,才深深一叹:“你性情刚烈而才貌出众,能避免祸事吗?”

  他又想起,早年曾在洛水之西游学,有一天夜宿华阳,独个儿在住所弹琴。夜半时分,突然有客人来访,自称是古人,与嵇康共谈音律,谈着谈着来了兴致,向嵇康要过琴去,弹了一曲《广陵散》,声调绝伦,弹完便把这个曲子传授给了嵇康,并且反复叮嘱,千万不要再传给别人了。这个人飘然而去,没有留下姓名。

  嵇康想到这里,满耳满脑都是《广陵散》的旋律。他遵照那个神秘来客的叮嘱,没有向任何人传授过。一个叫袁孝尼的人不知从哪儿打听到嵇康会演奏这个曲子,多次请求传授,他也没有答应。刑场已经不远,难道,这个曲子就永远地断绝了?——想到这里,他微微有点慌神。

  

余秋雨《遥远的绝响》(赵忠祥朗诵)


  突然,嵇康听到,前面有喧闹声,而且闹声越来越响。原来,有三千名太学生正拥挤在刑场边上请愿,要求朝廷赦免嵇康,让嵇康担任太学的导师。显然,太学生们想以这样一个请愿向朝廷提示嵇康的社会声誉和学术地位,但这些年轻人不知道,他们这种聚集三千人的行为已构成一种政治示威,司马昭怎么会退让呢?

  嵇康望了望黑压压的年轻学子,有点感动。孤傲了一辈子的他,因仅有的几个朋友而死的他,把诚恳的目光投向四周。一个官员冲过人群来到刑场高台上宣布:宫廷旨意,维护原判。

  刑场上一片山呼海啸。

  但是,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已经押上高台的嵇康。

  身材伟岸的嵇康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了看太阳,便对身旁的官员说:“行刑的时间还没到,我弹一个曲子吧。”不等官员回答,便对在旁送行的哥哥嵇喜说:“哥哥,请把我的琴取来。”

  琴很快取来了,在刑场高台上安放妥当,嵇康坐在琴前,对三千名太学生和围观的民众说:“请让我弹一遍《广陵散》。过去袁孝尼他们多次要学,都被我拒绝。《广陵散》于今绝矣!”

  刑场上一片寂静,神秘的琴声铺天盖地。

  弹毕,从容赴死。

  这是公元262年夏天,嵇康三十九岁。

  

余秋雨《遥远的绝响》(赵忠祥朗诵)


  【收听音频】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一笑相逢蓬海路,人间风月如尘土。

上一篇:散文:窗花凝思醉人间


下一篇:纪实散文《沁源1942》:致敬那年那月的“人民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