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端午,千年祈福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0-06-28 17:50:28 来源:经典美文网

这一天,有我们的美好记忆;这一天,有深沉的情感;这一天,延续千年的传统,流传千年的故事,驱鬼避邪,祈求安康的期望。
这一天是端午。我们为什么要过端午?答案就在吃粽子、赛龙舟、喝雄黄酒、插艾草这些风俗里。也在历代文人墨客写下的文字里。
其实,端午节的风俗很多,以文字的形式描写、抒发、纪念必不可少。
今年这个特别的端午,更加激起人们对家国平安的祝愿,就让我们走近诗歌、散文,相互陪伴过一个端午节吧。
01
端午帖(外一首)
肖 东

大野艾香,深入城市腹地
勾起浓浓的思乡之情
以彩线轻缠,小符斜挂
携儿带女
在昌蒲的晶莹里频频举杯
一组《九歌》
充满浪漫的气息
一部《离骚》
打开幻想的翅膀
锣鼓喧天
粽子包裹着历史的余温
龙舟竞渡着端午的传奇
来自民间的五月
生性真挚
乐于怀念和传承
楚乡遗俗
不仅仅留在汩罗江边
多少内心的沉醉独白
之于诗歌,之于节操
亦愿给出整个灵魂
净化尘世的风气

《端午帖》  朗诵:叮咚


安放乡愁
在满是诱惑的城市
在我不停躁动的心中
安放着乡愁
我看见故园小小的庭院
生长一棵葳蕤的香樟树
夕阳和炊烟
如同爱上
满是青苔的屋顶
在枝叶摇动的一片返照中
我的目光
比一滴露珠还晶莹
遥远的思念
那些情怯的词
唤醒沉默
把漫长的岁月
融入流淌的血管

《安放乡愁》  朗诵:叮咚

五色香囊 秦延安 摄

五色香囊 秦延安 摄

 

五丝线编制的手环 秦延安 摄

五丝线编制的手环 秦延安 摄

肖东说端午


作者简介
肖 东

湖北黄陂人。发表作品3000余篇,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深圳特区报》《海南日报》《辽宁日报》《西藏日报》《民间文学》《文苑》《散文诗》《诗潮》《佛山文艺》 等报刊。部分作品在全国文学赛事中获奖,数篇作品被收入文学选本。出版诗集《天籁》。曾任记者、编辑, 现为高中教师。
02

包粽子 秦延安 摄

包粽子 秦延安 摄


浓郁的粽香

秦延安说端午(02:46)

仲夏的阳光,将大地撩拨得激情高涨,河边的芦苇像拔节的麦子一蹿一寸,叶似韭菜的马莲草直指苍穹,如端午的阳光一样挺拔。“五月五,是端阳。门插艾,香满堂。吃粽子,洒白糖。龙舟下水喜洋洋。”这一首流传了千年的儿歌,和着季节的节拍,把端午的粽香送到了人们的眼前,让人垂涎欲滴。
粽子又称角黍、筒粽,是用柊叶、箬叶、菰芦叶或芦苇叶包裹稻米(或黍)而成的一种尖角食物,谓之糉。《说文解字》解释为“芦叶裹米也”。史书上最早的粽子为“包烹”,是用树叶包裹、以火煨烤的食物,这便是粽子的雏形。从春秋茭白叶包黍米的“角黍”,到汉末草木灰水泡米的四角“碱水粽”,再到魏晋时周处《风土记》的“仲夏端五,烹鹜角黍”,粽子渐渐深入民心。南朝梁人宋懔《荆楚岁时记》载:“夏至节日食粽……以新竹为筒,楝叶插五彩系臂,谓为长命缕。”从吃食到穿戴,端午的内容日益丰富。无论是南来的人,还是北往的客,都会在端午吃粽子,这不仅是一个传统习俗,更是一个民族难以割舍的情愫。
端午吃粽子是为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屈原追求真理不屈的精神品格和以身殉国的壮举,使后世的百姓一直缅怀他、敬仰他。《齐谐》记曰:“今世人五月五日作粽,汨罗之遗风也。”一条江因为成为爱国诗人心灵最后的归属,而被世人永远铭记。一个节日因为保留了诗人的高尚魂魄,而内蕴深沉。端午,把缅怀和敬仰裹成了节日的粽心,吃粽铭志,心怀家国。

包槲叶粽子

包槲叶粽子


“角黍包金,香蒲切玉。”粽子虽小,但历朝各代都有新意。从晋代的“益智粽”、南北朝的“杂粽”,到形如锥、菱的“大唐粽子”、宋朝的“蜜饯粽”,再到元、明时期的箬叶粽子,以及后来的芦苇叶粽子等,粽子的主角一直不变,佐料却花样百出。从红枣、豆沙到猪肉、松子仁、胡桃,再到火腿、八宝、冬菇、蛋黄等,内容不断丰富。有趣的是,南北饮食的差异,让粽子也分成了南北两派。北方以蜜枣、豆沙蘸白糖、蜂蜜甜口为主,南方以大肉、火腿荤腥为主。不仅在口味上有区别,就连粽子的形状、使用的材质也有很大区别,有竹叶包、马莲草绑的四角形,有槲叶包、线绳子绑的椭圆形,还有些地方用槲叶或荷叶包裹等等。各有各的嗜好,各有各的特点和讲究,而我最喜欢的还是故乡用芦苇叶包、马莲草绑的四面体粽子。
记得小时候,每年端午临近时,父亲都要张罗着包一锅粽子,以飨家人朋友。煮熟的粽子如拳头般大小,轻拉活扣,宽衣解带,粽子通体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米粒晶莹剔透,隐匿其中的暗红色枣儿脱颖而出,在翡翠绿叶的衬托下,粽子光彩照人。轻轻咬一口,细腻、糯滑、柔软、清香。若放些白糖、蜂蜜,口感更为香甜。不同的人会将粽子吃成不同的味道。“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旧俗方储药,赢躯亦点丹。”陆游将粽子吃成了济世良药,那是怎样的一种舒心和养胃。“裹就连筒米宿舂,九子彩缕扎重重。青菰褪尽云肤白,笑说厨娘藕复松。”卸去层层包装的粽子,在清代诗人吴曼云的笔下,粽子如少女般肤白肌嫩,让人在垂涎欲滴中感叹厨娘的手巧。而袁枚在吃了扬州洪府的粽子后说:“滑腻温柔,肉与米化。”这种仅煨热就需一天一夜的豪华粽子,相信没有几个人能消受得起。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端午的歌谣脆生清亮,端午的粽子清香诱人。在走南闯北的岁月中,我吃过箬竹叶包的肉粽、槲叶子包的“麻鞋底”粽子,还有艾香粽、薄荷香粽、菖蒲叶粽子等等,但心中最合意的还是父亲生前包的芦苇叶粽子。只可惜今生再也吃不到了,只能把这隐藏在心底的味道,在节日里咀嚼成深深的思念。
作者简介
秦延安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7届中青年高级作家班学员,有近千篇作品刊发于《山花》《山西文学》《散文百家》《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等100多家报刊。
03

赛龙舟 龚碧艳 摄

赛龙舟 龚碧艳 摄


湘西的端午

上一篇:读吴重生散文集《捕云录》


下一篇:“丽江美文集”自媒体权重排名,做自媒体怎么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