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的情感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09-05 02:01:09 来源:经典美文网

  ■陆曼玲

  本以为人年纪大了,经历的事多了,感情也会硬朗得如苍劲的老树,任由风吹雨打不动声色。没想到却是越老越敏感,越老越脆弱,看个电视,翻个相册,打个电话,随便什么事撩拨到心中那根弦,即刻热泪盈眶,用现在通行的话说是泪点越来越低了。

  那天饭熟后忘记关电,电饭煲里的米饭烤了一层锅巴,轻轻地刮下捏成一个饭团,眼里忽地就盈满泪水。是想起小时候去舅舅家,那时粮食短缺,农村人没有几个吃得饱饭。舅舅家孩子多,开饭犹如开战,表兄弟们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三口两口扒完饭便抢着去盛第二碗。我也狼吞虎咽地吃完碗中的饭,再去盛饭时锅里已颗粒无剩。 正担心会饿肚子,舅妈把我拉到一旁,悄悄递给我一个大大的锅巴饭团。柴火饭的锅巴真香啊,我开心地吃着,表弟们嫉妒地盯着。舅妈一把将他们推开,说城里来的妹子经不起饿,家里粮食再缺也不能让客人饿肚子。以后每天吃饭,舅妈都会给我捏一个锅巴饭团。就是这饭团,让我快乐地度过寒暑假在乡村的时光,不致像表兄弟一样饥肠辘辘。如今再也不会饿肚子了,舅妈也早已作古,但她对我的那份疼爱,连同那个饭团深深地留在记忆里,触碰到那根神经,便不由自主地流下热泪。

  江南的梅雨天湿气重,淋了雨着了凉,总会泡一大碗红糖姜茶袪寒,那天刚喝下一口姜茶,禁不住又想起往事。我17岁时下乡在武冈市安心乡火云村,也是梅雨季节,披着塑料布在早稻田里薅草,斜斜的风不时吹开雨披,那雨便趁机打湿衣裳。下工回来,身上已无一处干纱。回到小屋擦干头发换好衣服,只觉身上一阵阵发寒,喷嚏一个接一个。这时,毛毛细雨中走过来一个才3岁的女孩,小心地端着一杯红糖姜茶,跨过门槛,双手捧着杯子递给我说: 姨,妈妈叫我送茶给你。搪瓷杯里的红糖姜茶热热的,甜甜的,辣辣的,一杯下肚,额头上渗出滴滴细汗,寒气也被驱走了。我抱起女孩瘦弱的身体,想到孤独的我在这偏远的山乡还有亲如姐姐的疼爱,还有幼小的女孩呵护,热泪亦如热汗一样流淌。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但那杯姜茶的滚烫香甜和雨中女孩的娇弱友爱一直深埋心底,每每忆及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涌出来。

  这些都还事出有因,是勾起了蛰伏在心灵深处的某人某事而动容,但有时并无陈年旧事可回忆,却也没来由地泪流满面。国庆70周年阅兵威武雄壮,震天撼地,心中自豪至极,待看到抗战老兵颤颤巍巍地举手敬礼,情绪瞬间释放,热泪夺眶而出。新冠疫情期间,看到钟南山老人斜靠在高铁餐车的椅子上赶往武汉,看到李兰娟院士脸上的道道压痕,看到密不透气的防护服上手写的一个个名字,看到年已耄耋的患者康复出院,都会流下滚滚热泪。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诗人艾青的名句,但于我而言,常含泪水不单单是“爱”,还有感动、感慨和感恩。人的心中总会珍藏一些东西,它是从几十年生活中筛选沉淀的精华,其间有求学的欣喜和艰辛,有事业的成功和失败,但更多的是柔软的情感经历。总忘不了饥饿时的一口饭,寒冷时的一件衣,落魄时的一个微笑。这种柔软的情感,是友爱,是关心,是不带任何功利,不含任何作秀的朴素的、本能的善良人性。而眼泪,便是这柔软情感的载体。

  人之步入老年,见过惊涛骇浪,闯过激流险滩,已到达风平浪静的港湾。岁月已将刚强磨成平和,固执磨成通达,较劲磨成宽容,气定神闲地面对余生,与人为善地相处亲友,将柔软的情感保存在心底,并以一掬热泪感恩善良和美好,心中便总是温暖的春天。

  人越老,坚硬的外壳越会褪去,柔软的情感越会滋长,所谓慈眉善目,所谓仙风道骨,便是历经沧桑后柔软本性的回归。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上一篇:经时光折叠绽开情感之花


下一篇:散文,墙内落花终是客,难留秋去冬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