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的文学遗产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0-05-03 12:55:37 来源:经典美文网

  《荷塘月色》《背影》这两篇经典散文长期稳居在中学课本上,被一次一次地精讲、细读,甚至背诵,使其成为一代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荷塘月色》温婉、清丽,是写景散文的典范;《背影》朴实、平易,是叙述伦常之爱的样本。这两篇文章从景物描写与亲情体验两个方面,对那些尚未成熟的中学生们产生了很大影响,也成为他们写作时刻意模仿的对象。这是文学经典依靠教育体制进行传承的成功案例,它比文学自身的传播有着无可比拟的优越性。随着中学教育的普及,朱自清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他集“散文大师”、“民主战士”和“著名学者”于一身的“完美人格”,赢得了普遍的敬重。但是我们也必须意识到,这种制度化的传承也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有意或无意的误读,在所难免;知识化、概念化的现象,必然出现。长期以来中学课堂上对《荷塘月色》与“四·一二”之关系的附会,对《背影》中父子情深的片面强调(事实上,《背影》中的父子关系是一个“从隔膜、冷漠到融合”的过程),对朱自清“民主战士”的过分推崇,都存在着上面所说的问题。而学生在学习这些经典课文的时候,除了在阅读中感受这些作品的魅力之外,最热衷的是寻找“知识点”——哪个地方可能会变成一道考题?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大学课堂上。据我了解,很多中国现代文学史教师在授课过程中,对有关朱自清的内容一带而过,既缺乏对作家的深入剖析,也没有对其文本的系统解读。有些教师被问及此事时,他们的回答是“没什么好讲的”。文学史教材有关朱自清的部分也已经模式化:简要的生平介绍、几部重要作品的点评,援引几句已有的评价或自己评价几句,就草草了事。从王瑶的《中国新文学史稿》到现在流行的各种版本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类著作,字数虽有不同,但内容大同小异,评价也无太大差别。学生在学习的时候,将某些所谓的“知识点”记录下来,以备考试之用,作家变成了僵死的概念和知识。上述现象都说明,我们对朱自清文学遗产的继承出现了严重问题,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文学不同于科学,一部经典作品不像一条科学定理一样,可以被固定下来进行精确传承。恰恰相反,文学经典具有歧义性和流动性,对它的阐释,也会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人而异。但在课堂上,这些“异”就很容易被抹平,被掩盖。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我们有针对性地进行去“知识化”的努力,还原那些与朱自清有关的历史真相,让文学经典成为思想与情感的聚合点和发散的源泉。就朱自清的“三重身份”来说,就值得商榷。由于毛泽东盛赞朱自清“宁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从此,朱自清就被奉为“民主战士”(或民族英雄),得到广泛赞誉。这里且不分析“民主”一词包含的种种歧义,就事实来看,朱自清死于多年的胃溃疡发作,并非“饿死”,这在他后期的日记里写得很清楚。他不领美国救济粮,指他在《抗议美国扶日政策并拒绝领取美援面粉宣言》上签字,而当时在此倡议书上签字的清华教师有110人。这是清华教师发起的一次集体性抗议行动,非朱自清的个人行为。当然,朱自清孩子多,生活拮据,自己又身染沉疴,还能在倡议书上签字,是值得尊敬的。但就这件事而言,朱自清是众多进步知识分子中的一员,我们不能隐掉复杂的历史过程,单纯地去突显他一个人。就学术研究来说,在民国群星璀璨的学术界,在名家如林的清华园,朱自清的贡献并不突出。如果不是他的创作为他赢得了地位,那么他的学术成果很可能已经沉入故纸堆了。

  朱自清一生对文学的主要贡献是散文,也曾经写过一些诗,但除《毁灭》外均乏善可陈,只有散文创作,为他赢得了很高的地位,所以奉之为“散文大师”未尝不可。但这里还须看到这样一个事实:朱自清散文作品数量有限,艺术质量也参差不齐,其中堪称杰作的,其实就那么几篇,尤以《荷塘月色》和《背影》最负盛名。就这一点而言,他与鲁迅、周作人、郁达夫、郭沫若等人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余光中就直截了当地说,“朱自清还够不上大师”(《余光中集》第5卷577页)。所以,朱自清“散文大师”、“民主战士”、“著名学者”的三重身份,都显得不够牢靠。在研究界,一些问题已经得到澄清,但在课堂上,陈因旧说的现象还普遍存在着。

  除了还原历史真相之外,我们还要切实地走入朱自清的艺术世界,去寻找他为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近些年来,有多位学者在朱自清研究中取得了可喜的成就,如高远东、杨朴、段美乔、吴周文、孙德喜等,都写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论文。尤其对《荷塘月色》的研究,形成了“江南情结”说、“精神分析”说、“美人原型还原”说等。作为学术研究,上述各种说法均有创新性,值得关注。尤其高远东、杨朴对《荷塘月色》的分析,深刻睿智,让人叹服。但我认为,这类研究也值得商榷。《荷塘月色》是一篇写景的抒情散文,这类散文不同于小说,它的价值存在于它外在呈现的状态,而不在于它背后的微言大义。因为散文追求的是“真”、是“诚”,它像一件翻毛的皮袄,一切都露在那里。对朱自清来说尤其如此。如果我们把小说研究看做是探矿,那么对抒情散文的研究更像是游园。对文本本身的破坏性发掘,可能会有所发现,但地下的矿藏与地面的鲜花绿草不一定有多少密切关系。上述研究可能就存在着这类问题,不无过度阐释之嫌。今天,我们要很好地继承朱自清的文学遗产,最好的办法还是回到文本,而且停留于文本,将各种高深的理论体系搁置起来,用心去感受文本所提供的一切。就像游园时,将挖掘机停在公园的门口一样。

上一篇:下班时间开空调 收费300元/每小时!女白领加班热到中暑


下一篇:疫情防控思政课观后感多篇1000字范文 疫情防控思政心得体会讲课老师金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