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阿布拉莫维奇遇见爱情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19-11-01 19:55:09 来源:经典美文网

1988年,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来到中国,她从渤海之滨的山海关出发,沿长城自东向西走;而她的爱人乌雷则从戈壁沙漠的嘉峪关出发,沿长城自西向东走。在各自行走了2500公里后,两人在位于山西省的二郎山会合。他们原本的计划是以一场婚礼结束这件名为《情人·长城》的作品,但事与愿违。
阿布拉莫维奇曾说:“艺术家要避免爱上另一个艺术家”,而她自己却没能做到。在此,我们将为大家回顾她与乌雷12年的亲密时光,或许换一个角度看,他们早已成为彼此生命中唯一的知己。
11月30日+11月30日  
29岁生日那天,阿布拉莫维奇接到阿姆斯特丹苹果画廊(Apple Gallery)的邀请,希望她做一件行为艺术。抵达机场的当天,画廊创办者向她介绍为其筹备行为艺术的助手。乌雷就这样走进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视野。

©MARINA ABRAMOVIĆ, LIGHT / Dark, 1977.

©MARINA ABRAMOVIĆ, LIGHT / Dark, 1977.

不久后,乌雷问:“你生日是什么时候?”。阿布拉莫维奇告诉他是11月30日。“那不可能”,乌雷说,“那也是我的生日”。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找出自己的日记,11月30日那页被撕掉了。阿布拉莫维奇也找出自己的日记,巧合的是,11月30日也被撕掉了。
彻底释放,为了迈入新的阶段  
1971年,阿布拉莫维奇刚和大学同学结婚,并经历过一次意外怀孕和堕胎。对她而言,生命中再也没有比被家庭绑架而停止创作更恐怖的事。于是,短暂的阿姆斯特丹之行就像她的救命稻草。乌雷不仅作为助手协助阿布拉莫维奇完成了惊世骇俗的作品《托马斯·利普斯》,还启发她去探讨之前没有勇气去触碰的主题,比如:母亲,家庭,命运。
在爱情的启示下,阿布拉莫维奇走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在生活上,她结束令人不满的婚姻,在艺术上,她创作出《释放》三部曲。这一系列作品仿佛预示着,过去的阿布拉莫维奇已经不复存在。在气力耗尽之后,她将自己转变为一个空的容器,随时准备好迎接不可预知的未来。

©MARINA ABRAMOVIĆ, AAA-AAA, 1978. 

©MARINA ABRAMOVIĆ, AAA-AAA, 1978. 

一具雌雄同体的身体  
从 1976 年起,阿布拉莫维奇开始与乌雷合作。两人的合作表演以身体为媒介,通过接触的方式,强迫艺术家和观众进入自我观众与反省之中。《空间中的关系》是让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名声大噪的第一件作品。在表演中,他们朝对方小跑,先是简单地擦身而过,后演变为激烈冲撞,最后阿布拉莫维奇被撞倒在地。
即使在蜜恋期,他们的创作仍有一大部分在关注自我毁灭、隐秘而压抑的内在、两性关系中纯粹的爱的牵绊与自由。在《时间中的关系》,他们俩将自己的头发绑在一起,静坐长达17个小时;在《AAA-AAA》中,他们面对面跪坐在地上,对着彼此大声尖叫,直到其中一人失声;在《潜能》中,阿布拉莫维奇手持一个紧绷的弓,乌雷手持一支带毒的正对着阿布拉莫维奇心脏的箭,他们就这样彼此相对,专心相望。

©MARINA ABRAMOVIĆ, Relation in Space, 1976. 

©MARINA ABRAMOVIĆ, Relation in Space, 1976. 

对他们而言,表演中挑战身体极限的痛苦,从来都不是他们创作的出发点,而是为了赋予作品灵魂不得不越过的障碍。乌雷曾这样形容他们的合作:“我们是一男一女,但这并不重要。我们把我们自己只当作是身体。”通过这种合作方式,阿布拉莫维奇和乌雷完全地从个人走向了非个人,他们如同一具雌雄同体的身体,不停地在现实与永恒之间徘徊。
静坐,如同艾叶斯岩石  
1981年,在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合作五年后,两人都觉得通过激烈行为创造强大场域已不再困难,因此他们想看看静默能否同样征服空间和观众。于是,他们提出了《海上夜航》的表演方案:两人面对面,盯着彼此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坐着,如同屹立在红色沙漠中艾叶斯岩石。然而,在第一表演,长达八个小时候的对视后,两人都近乎崩溃。因为,这件作品完全站在释放的对立面,而为了继续这件作品,他们几乎只能关注自己。

©MARINA ABRAMOVIĆ, 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 1977.

©MARINA ABRAMOVIĆ, 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 1977.

2010年,阿布拉莫维奇参加纽约曼哈顿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艺术即当下”的展览,呈现了一个与现场观众对视一分钟的行为表演,几乎可被视为《海上夜航》的单人版。此时距离她与乌雷分手,已经整整22年,期间乌雷就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就是在那个现场,乌雷又再次出现,与她对视,静坐。
我们又成了好朋友  
几年前,媒体上充斥着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对簿公堂的新闻。但很快,他们就冰释前嫌。现在,爱情破灭的丑陋已经被他们抛到身后了。“我们迎来了真正的和平时刻" 阿布拉莫维奇说。无论如何,从1976年到1988年,他们就像连体婴,共同完成了一系列惊世骇俗的艺术作品,而这些作品都是他们写入彼此生命的精神见证。
今年9月,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的『焦点』版块将展出《情人·长城》中多幅带有独特图画的彩色照片。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阿布拉莫维奇与乌雷的故事,想要获知创作过程中的种种细节,不妨来到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的现场,除了令人动容的艺术作品,你也将看到博览会特别录制的艺术家访谈。

©MARINA ABRAMOVIĆ, The Lovers, 1988, Courtesy of Sean Kelly Gallery (New York & Taipei)

上一篇:深圳卫视《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热播 王策“楚大师”崩坏倒计时


下一篇:七月在宁波遇见爱情 大型相亲交友活动报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