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来不是通过妥协来换取,而在于灵魂的碰撞

作者:马冬梅 发表于2021-09-01 09:54:37 来源:经典美文网

  1、因为不同,互相吸引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在不同的环境里成长,就会有不同的思想,不一样的思维模式,以及不同的行为习惯。

  正是因为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同,所以两个人的相互差异性,导致相互吸引,或者一见钟情,或者日久心渐热,我们称之为爱情。

  爱情到底是什么,这就跟哈姆雷特在人们心中的位置一样,千人千面。爱情在文人墨客的全方位歌颂里越来越圣洁。

  甚至有人为它轻言生死。但是核心主题是永远不会变的,那就是接受彼此的差异之余两个人之间的相处的时候心是愉悦的。

  胡适先生是近代留过洋的思想进步青年,但是她的太太江冬秀却是旧式女子。

  那个时候都流行休妻再娶,以此证明自己是个赶潮流的。但是胡适却不一样,尽管妻子是旧式女子,他却依然始终待妻子如一。

  他在外为青年进步奔波,妻子没有文化,却能理解他,并且把给自己放足支持丈夫,胡适就十分欣赏江冬秀的果敢。

  两人从环境到思想可谓是天差地别,但是胡适能体谅江冬秀的持家辛苦,江冬秀能怜惜胡适奔波不易。

  两个人的思想虽然隔着新旧文化差异,但是心却本能朝着对方靠拢,脉脉温情的岁月里从来不曾缺少过爱情。

  2、最好的我,最坏的我,最怕你爱的不是我

  玛丽莲梦露说过:“你不能接受最坏的我,也不配拥有最好的我。”

  爱情的神奇在于时间把彼此的掩饰都扯碎,而我却能发现你藏在灵魂的闪光点。

  前段时间朋友琪琪来找我诉说感情的烦恼,说男朋友追到她以后就开始嫌弃她是短发,嫌弃她说话不温柔,还嫌她不化妆。

  于是琪琪养起了自己不喜欢的长发,说话也变得温柔小声,即使憋屈也为了男友选择了隐忍,就算是手残也拿起了纤细的眼线笔。

  在无数次把快把自己戳瞎的情况下,总算学着将自己变得半点没有自己喜欢的模样。

  看着淡妆长发且温柔的琪琪,我有些恍惚,记忆里那个短发爽朗的女孩似乎离我远去。看着她哭得抽抽,我问她:“那你为什么还哭啊!”

  后来我才知道,当琪琪变成了男友心里温柔无比模样,他却又开始怀念当初那个潇洒明朗的短发女孩,于是两人只能是不欢而散。

  爱情的与众不同在于我们在没有遇见自己心里真正的那个人之前,我们总是会对未来的伴侣有一个具象的标准。

  比如身高的条件,性格的具体化,有人喜欢糙汉就有人喜欢小奶狗,标准不同也就让我们面对不同对象的追求会优先考虑这个人是否符合心里的条件。

  就像是商店里可以任意搭配的芭比娃娃,你可以把她打造成自己想象中最喜欢的模样。

  但是人总是不同的,就像是琪琪的男朋友。初见时为她的爽朗的气质干练的短发所吸引,真正交往以后却觉得也不过如此。

  于是仗着琪琪对他的喜欢,一样一样地改变了曾经的自己欣赏那个女孩。到头来,周而复始。

  这样的关系,从来也不是爱,爱情从来不是为了所谓爱的人去改变自己本身的特质,去取悦对方。

  如果有人以爱之名把另一半玩弄与鼓掌,那绝不是什么好事。斯德哥尔摩从来也不值得被歌颂。

  3、爱情从抛开具象标准开始,吸引我的从来就是灵魂深处的你

  你和我在差异不同的性格里找到了彼此被对方所认同的闪光点,如果有人不断的在告诉你,他不喜欢你的性格,不喜欢你所认同的价值观,哪怕只是一件衣服一个发型都要被挑剔。

  那么还不如早些散了吧!如果为了你,我改变了身上所以的特征,倒不如各自分开,重新去找彼此认同的人来的快一些。

  爱情在理智那里从来都是玄学,你遇见的那个人也许和你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但是我们却毫不违和的相爱的。

  我在你的身边变成了更让自己欣赏的那个人,你也在爱上我以后比从前更加有魅力。这才是我想要的的爱情。

  就像是翁帆与杨振宁,两人的年龄相差了56岁,对面外界所有的质疑,翁帆喜欢物理学家的单纯,崇拜这个男人带给她全新的世界。

  杨振宁因为翁帆的存在,变得对即将逝去的人生有更好的期待。这样就很好,两个相爱的人因为给彼此带去了不同而让彼此更加优秀。

  十六年过去了,外面的纷扰从来也不曾真的安静下来,但是只有彼此才懂得的那份相伴的快乐,那就足矣。

  当初那些质疑的声音逐渐散去,岁月将爱情的本真原原本本的露在阳光下。

上一篇:五篇校园文章,就在《季凉川,爱了你这么多年》上,会让你着迷


下一篇:小清新唯美图片配文字,句句写进心里